二语习得冒险理论文献综述

一、引言 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随着中介语理论的提出,二语习得也被公认为一门独立的学科。随后,二语习得学科理论建设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其发展呈现多元化、多层次、多侧面趋势。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学习者的个体差异对第二语言习得结果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要

一、引言
  
  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随着中介语理论的提出,二语习得也被公认为一门独立的学科。随后,二语习得学科理论建设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其发展呈现多元化、多层次、多侧面趋势。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学习者的个体差异对第二语言习得结果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对学习者本身的研究,是第二语言习得研究中的基本问题和基本领域之一。
  
  学者们大多从认知因素、情感因素和性格因素三个角度就个体差异中的年龄、学能、动机、态度、个性特征、认知风格、学习策略等方面进行研究。其中,1979年,Krashen,Long和Scarcella对大量研究资料进行分析后得出结论,二语学习年长者学得更快,但是年纪较小的学习者学得更好。Seright提出,哪怕是在短时间的二语学习过程中,年轻的成年人也会比年长的成年人胜出一筹[1].Carroll认为外语学习能力应包括以下四个独立的能力: 语音编码能力、语法敏感性、归纳性语言学习能力和联想记忆能力[2].Skehan则认为应该把语言学能看作三个部分: 听力能力、语言学方面的能力和记忆能力[3].在动机研究领域,最具代表性的有1994年Domyei的外语学习动机模式,1995年Trembley和Gardner的拓展动机理论模式,1997年Williams和Burden的社会建构主义动机模型以及Schumann的神经生物学模式。在个性特征方面,诸多学者从自尊、内外向性格、焦虑、冒险、对拒绝的敏感、移情、对歧义的容忍度等多方面进行了细致的研究。本文主要介绍个性特征方面的冒险理论,并结合当前研究现状讨论其研究价值以及对外语教学的启示。
  
  二、背景
  
  学生离不开课堂学习的环境。由于课堂参与很大程度上是体现在冒险的行为上,因此课堂参与的理论对冒险行为的研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二语习得与课堂参与相关的三个主要理论为: 情感过滤假说、互动假说和输出假说。
  
  ( 一) 情感过滤假说
  
  克拉申所提出的五大假说之一为情感过滤假说,解释了在二语习得中情感因素对二语学习的影响。这些情感过滤决定了学习者能有多大的输入,而且是最终被内化的输入量。根据这个假说,要想学好外语,仅仅有大量适合的输入环境是不够的,第二语言习得的进程和结果与情感因素有很大的关系。要想语言内化,必须经过情感过滤这一关。这里蕴含着两层含义: 一方面,二语习得中的语言内化一定是需要情感参与的; 另一方面,每个人的情感过滤情况是不同的,而且因其强度不同而影响语言的习得效果。多年来,学者们针对情感因素中的态度、动机、焦虑和自信等方面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普遍认为,情感过滤越强,对语言输入的阻碍就越大,语言学习效果就越差。
  
  具有冒险精神的二语习得者能充分抓住运用英语的机会,其情感过滤作用相对较弱,在同等条件下,就可以获得更多的语言输入,让这些输入能抵达语言习得机制,从而内化为习得者自身的知识。
  
  ( 二) 互动假说
  
  课堂互动有利于目标语学习。Allwright和Long认为学习者通过和人交谈习得第二语言。Long相当重视让学习者去实施冒险行为的互动的二语学习环境。在这种环境中,学生不再是被动接受者,而是积极的话题发起者,能抓住机会去说,而且能够和同伴进行合作,以达到展开话题的目的[4].语言交际并非孤立产生的,学习者在互动过程中提高其口语能力,例如师生互动和生生互动。积极的协商互动有利于参与者将其输入调整到同样的可理解水平。那些强烈希望能进行交际的学习者比起不愿意冒险进行协商互动的学习者会有更大的收获。由于频繁的交流,具有冒险精神的学习者积极参与到口语交际中,从而语言能力能够得到加强[5].善于冒险的二语习得者在即兴的互动活动中能够提高自己的应变能力,激发语言潜能,虽然犯错误的风险会增大,但是通过面对面的协商互动,学习者能反复操练新的语言交际技巧和语言知识,同时也获得了更多改正错误的机会。
  
  课堂互动为二语习得者提供了面对面交流的机会,更重要的是在不知道交际结果的情况下,给学习者提供了冒险的机会,也就是语言能力提升的机会。正如Long所说:“推动二语能力提升的过程即面对面的语言互动。”[6]
  
  ( 三) 输出假说
  
  二语学习者学习外语的过程即师生和学生之间能自由运用这门目标语进行沟通的过程。实际上,这里包括了语言的输入和输出两个重要的过程。师生通过协商,获得可理解的输入,同时产出可理解的输出,达到交际的目的。但是学习者本身在进行语言输出的过程中,不管是在语言知识还是技巧方面,都存在可能失败的风险。因此,学习者需要具备冒险精神,尤其是在需要运用到新的、复杂的语言元素的情况下。
  
  Swain根据其多年在加拿大对浸泡式项目的研究,提出了输出假说,强调在二语习得过程中“可理解的输出”的重要性以及学生产出语言机会的价值。同时,她的假说提出,语言输出在二语习得中具有注意/触发、假设检验和元语言反思功能,因而有利于提高学习者语言的准确性。而准确性来源于学习者在不断的语言练习中反复的冒险尝试,可能会面临多次失败,但是这给了学习者找到正确输出方式的机会,以达到顺畅沟通的目的。
  
    123下一页
陈明珠. 二语习得冒险理论研究述评[J]. 重庆第二师范学院学报,2017,01:43-46.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stywl.com/html/zhlw/20190728/8184000.html   

二语习得冒险理论文献综述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