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战略下中俄边境旅游发展问题与建议

摘 要: 黑龙江省是开展对俄边境旅游最具优势的省份, 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 给中俄边境游创造了更为有利的条件, 探索中俄边境游路径具有现实意义, 在研究一带一路和中俄边境游基础理论的前提下, 对发展中俄边境游进行现状分析, 针对影响边境游发展的制约因素, 提出建立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 要: 黑龙江省是开展对俄边境旅游最具优势的省份, “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 给中俄边境游创造了更为有利的条件, 探索中俄边境游路径具有现实意义, 在研究“一带一路”和中俄边境游基础理论的前提下, 对发展中俄边境游进行现状分析, 针对影响边境游发展的制约因素, 提出建立多元化旅游模式、培养专业的旅游从业人员、提高旅游产品核心竞争力、改善黑龙江省旅游环境四种解决措施, 以期对中俄边境游的发展提供有益借鉴作用。

  关键词: “一带一路”; 黑龙江省; 中俄边境游;

  “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适应时代潮流, 符合国际发展大方向, 对全球各国家经济、政治文化等方面具有重要意义。黑龙江省是中国重要的边境省份, 历史文化悠久, 与俄罗斯地远东区以乌苏里江、黑龙江为界河相邻, 地理位置优越, 与俄罗斯地区的合作起步早, 交流密切, 为发展中俄边境游带来良好契机。

  一、“一带一路”背景下中俄边境游发展现状

  中俄边境旅游发展历史悠久, 经过多年的培育与发展, 已经形成一定的旅游模式, 在“一带一路”和中蒙俄经济走廊发展的背景下, 中俄边境游又迎来了一个新的历史契机。

  (一) 政府支持力度增加

  截止2018年末, 国家层面先后发布《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建设中蒙俄经济走廊规划纲要》, 基于两大政策的提出, 结合“一带一路”倡议, 黑龙江省提出”中国两极穿越”旅游营销项目、创建使用“黑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微信公众号、举办第四届中俄金融联盟成员大会、实现中俄人民币现钞陆路跨境调运总额突破一亿元、启幕首届兴凯湖之冬国际摄影大赛暨鸡西市中俄冰雪欢乐汇系列活动、举办第六届中国-俄罗斯博览会等活动, 中国与俄罗斯远东地区交往更为紧密, 政府强有力政策的提出, 对中俄边境游起到关键性的推动作用。

  俄罗斯“世界无国界”旅游协会于2014年推出“友好中国”项目, 以发展俄罗斯宾馆、旅行社等旅游设施为主要宗旨, 为中俄双方游客提供更为舒适的旅游环境[1]。2014年俄罗斯远东开发作为“大欧亚伙伴计划”和“欧亚经济联盟”国家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促进中俄双边贸易的发展, 带动中俄两国地区交流, 促进中俄边境游的发展。2016年中蒙俄文化旅游合作论坛顺利举行, 推动中蒙俄三国地区旅游产业发展、旅游通关便利化, 打造精品国际旅游线路, 进一步促进中俄边境游的发展。2017年中国公民可在线免费办理电子签证、2018年《俄中免签证旅游新协议》的制定, 简化中俄边境游手续, 吸引大量中国游客去俄旅游。

  (二) 基础设施明显改善

  黑龙江省内旅游基础设施改善, 主要体现在三方面:

一带一路战略下中俄边境旅游发展问题与建议

  1. 交通运输情况改善。

  黑龙江省在“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 国际交通运输线路建设取得重要进展, 开通哈欧班列、竣工完成中俄同江铁路大桥、建设“三桥一岛一道一港”国际交通通道、哈绥符釜陆海联运班列起运、“陆海通快航”号班轮的首航成功、哈尔滨经叶卡捷琳堡至圣彼得堡航线的正式开通、“苏满欧”铁路集装箱专列开通等, 促进中俄两国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交流与发展, 联系更为密切, 对促进中俄边境游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截止2018年, 黑龙江省内各市之间交通运输线路增加, 哈齐高铁、哈大高铁、哈佳铁路、哈牡高铁、哈牡客专、牡佳客专的正式运营, 促进黑龙江省内各市之间交往, 交通运输情况改善。

  2. 黑龙江省内星级饭店存量增加, 旅游者居住环境改善。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2019年2月发布《2018年第三季度全国各地星级饭店统计公报》, 从中得出:黑龙江省2018年星级饭店总数是203家, 占全国星级饭店总数的1。90%, 完成数是176, 占全国完成总数的1。91%, 星级饭店数量增加, 旅游人员居住环境改善。

  3. 公共卫生pc蛋蛋环境改善, 公共厕所数量增加。

  随着黑龙江省内厕所革命行动的开展落实, 各城市新修建的公共厕所数量增加, 城市内部随地大小便的现象减少, 对构建文明型省份、开展中俄边境游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三) 国内旅游和出入境旅游规模增加

pc蛋蛋   中国地区:中国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在2019年2月所发布的《2018年旅游市场基本情况》中可以看出, 2018年度国内旅游人数、入出境旅游总人数对比上年度都有所增长。仅黑龙江省内, 2018年预计接待国内外游客总数突破1.8亿人次, 全国或黑龙江省国内旅游和出入境旅游规模对比上一年度有所增加。俄媒对2018年前九个月中国入俄地区团体游客总数进行统计, 中国团体游客总数高达90多万, 在此环境下, 有利于发展中俄边境游。

  (四) 中俄双方经济贸易往来密切

  据俄罗斯海关统计, 2013年中国是俄罗斯第六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2016年中国连续六年成为俄罗斯最大贸易伙伴, 中俄双边贸易仍保持增长态势;2018年, 中国继续保持俄罗斯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地位, 此特殊地位已保持八年时间。中俄两国之间贸易联系密切, 中俄双边贸易持续增长。

  二、“一带一路”背景下中俄边境游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一) 黑龙江省缺少核心旅游模式

  黑龙江省属于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 四季变化明显, 冬季时间长, 夏季时间短, 冰雪旅游是黑龙江省最具代表性的旅游模式, 冰雪大世界、太阳岛冰雪艺术馆、亚布力滑雪场及雪乡每年都吸引大量的外来游客, 是黑龙江省冰雪旅游主要收入来源。此外, 黑龙江省对外旅游形式还包括:东北农家乐、赫哲族或鄂伦春族的文化旅游、黑龙江地区的观光旅游、牡丹江八女投江红色旅游等形式, 旅游模式多, 但各旅游模式内存在核心竞争力不足、旅游宣传力度有限、旅游模式划分不明显等问题。

  (二) 旅游从业人员素质较低

  黑龙江省经济发展水平落后, 省内企业数量少, 就业机会低, 大学生离省就业现象严重, 旅游服务行业缺少有能力、有知识的大学毕业生就业, 旅游行业整体出现从业人员储备不足、基础知识掌握度低、服务意识太过被动三大问题。在进行中俄边境游服务过程中, 旅游从业人员仅靠黑龙江省各旅游景点、旅行社制定地文件等硬性要求进行服务, 缺少服务热情, 服务意识被动, 服务效果达不到俄罗斯旅游者预期的满意度, 俄罗斯游者缺少二次旅游的热情。边境游服务人员基本学历低, 双语人才缺失严重, 服务人员与游客之间语言不通, 寻求帮助、购买旅游商品等基础环节受到阻碍, 不利于中俄边境游的长远发展。

  (三) 旅游商品缺少核心竞争力

  旅游产品带来的经济效益是旅游行业获取利润的主要来源之一[2]。黑龙江省内现有哈尔滨综合保税区、绥芬河综合保税区, 两大保税区的建立是黑龙江省对俄发展合作取得的重要成果, 促进黑龙江省与俄罗斯地区货物贸易往来, 但黑龙江省内的旅游产品缺乏创新, 制作过程简单、种类单一、精美度低、质量差, 中俄旅游产品同质化程度高、缺乏产品独特性, 在同类市场中竞争力弱, 俄罗斯游客对购买中国商品的消费欲望低, 黑龙江省内商品交换以人民币为主, 俄罗斯人来华消费需将卢布兑换成人民币, 黑龙江省内的卢比兑换场所数目少, 兑换货币过程繁琐, 严重影响俄罗斯人消费欲望, 阻碍中俄边境旅游范围的进一步扩大。

  (四) 黑龙江省旅游业国际化、标准化水平低

  黑龙江省是开展对俄边境旅游最具优势的省份, 但旅游业的发展存在国际化、标准化低的问题, 主要体现在五方面:第一, 黑龙江省地处偏远, 存在人口老龄化严重、年轻人就业困难等问题, 导致黑龙江省内经济发展水平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基础设施条件、居民生活水平在近几年有所改善, 但与北京、上海、天津等经济发达地区差距较大。第二, 国家对黑龙江省投入资金支持力度低, 一些先进的基础设施、医疗设备受资金等因素的限制达不到国际化标准, 阻碍两国边境旅游的发展。第三, 俄罗斯人民对中国发达地区的知晓度明显高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大庆、牡丹江等地, 宣传力度低、知名度小, 经济状况良好的俄罗斯游客更乐于到中国发达城市旅游, 对发达城市向往度高。第四, 中国居民和来华旅游的俄罗斯游客对中俄两国开展边境游给两国带来的现实意义概念模糊。第五, 中美贸易战的展开, 使得国际形势日益严峻, 中俄边境游的外部风险性增加, 严重影响中俄边境游的发展。

  三、拓展“一带一路”背景下中俄边境游路径的建议

  在2015年以前, 旅游包括“吃、住、行、游、购、娱”六大基本要素。2015年全国旅游工作会议上, 提出旅游发展新六要素是“商、养、学、闲、情、奇”, 体现目前游者对休闲、健康等旅游形式有更多兴趣。

  (一) 建立多元化旅游模式, 打造核心旅游文化

  黑龙江省与俄罗斯、蒙古等国相邻, 地区优势明显;作为中国金、清两代发源地, 文化气息浓厚。建立多元化的旅游模式, 有利于提高旅游核心竞争力。

  1. 构建“一区一市”历史文化旅游地。

  位于宁安市的上京龙泉府故城遗址被列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阿城区上京会宁府故城遗址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要构建以阿城区、宁安市“一区一市”为主的特色文化旅游地, 吸引外来游客, 展现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

  2. 建立“一民族”文化旅游地。

  赫哲族是黑龙江省独有的少数民族, 与俄罗斯地区那乃族联系紧密。黑龙江省内同江市、佳木斯市是赫哲族主要居住地, 在现有的旅游条件基础上建立“一民族”文化旅游地, 定期开展赫哲族人与那乃族人学习交流活动, 保护民族文化多样性, 促进中俄边境游共同发展。

  3. 丰富冰雪旅游项目。

  冰雪旅游在黑龙江省初具规模, 以哈尔滨、亚布力和雪乡为代表。继续发挥三个地区冰雪旅游优势, 丰富冰雪旅游项目, 将冰雪旅游与农家乐两种旅游形式结合, 使游者在享受冰雪旅游的同时, 体验东北独特的生活方式, 在两国重大节日准备独特的礼物, 给游客以难忘的旅游经历。

  4. 大力宣传红色旅游。

  黑龙江省有抗日英雄张进思、冷云等, 有哈尔滨兆麟公园、牡丹江八女投江、双鸭山烈士陵园、毛岸青纪念馆、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遗址等红色旅游地, 宣传红色旅游, 向游客展现战争的残酷, 表达中国谋求世界持久和平、社会和谐安定、人民美好安康的美好愿望。

  5. 构建休闲养生旅游形式。

  俄罗斯人喜爱炸、煎、烤的食物, 嗜好喝酒, 易患肥胖症、高血压等, 在中俄边境游构建以大庆温泉旅游为主, 中医按摩、针灸、拔罐等形式为辅的休闲养生旅游。

  (二) 提高黑龙江省旅游从业人员素质

  中俄边境游主要以旅行社的形式参与的团体游, 旅游从业人员在中俄边境游的过程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不同的服务态度、服务意识展示不同的中国形象。通过三种方式提高从业人员职业素养:一是集中授课, 重点培养。增强旅游从业人员基础知识教育, 增加对俄罗斯地区生活习俗等方面的学习, 重点培养双语精英人才, 打破现有语言不通的障碍, 充分发挥跨境旅游优势, 增加从业人员知识储备, 提高从业人员专业性[3]。二是加强思想道德学习, 制定适当的奖惩制度。减少被动服务, 增强自主服务意识, 增加俄罗斯游客来华旅游舒适感和满意度。三是对旅游从业人员进行基本礼仪培训, 提高整体服务效果, 展示中国魅力。

  (三) 提高旅游产品核心竞争力

  发展黑龙江省中俄边境游促进边境游产品结构性转变, 将观光、休闲度假、文化体验和专项旅游产品相结合, 建立复合型产品, 满足游客更广泛的需求[4]。

  1. 旅游过程中的旅游产品包括日用消耗品和旅游专用品两类。日用消耗品以方便游客日常购买为基础;旅游专用品以质量好、价格优为目标。

  2. 对旅游结束后的旅游产品从增加产品种类, 确保产品质量为主, 全方位提高旅游产品核心竞争力。一是增加产品种类。对文化游游客提供赫哲族鱼皮工艺品、鄂伦春族桦树皮制品等中国文化韵律浓厚的纪念品;对冰雪和观光类游客提供具有地方特色的山水画、土特产等;对红色旅游游客提供汉、俄、英三种语言的抗战类书籍;对休闲养生类游客提供茶叶, 按照不同品种划分, 集中区域售卖。二是确保产品质量。制定具体、详细的旅游产品质量合格表, 严格把关产品制作过程, 确保产品质量符合国际上货物贸易出口标准, 聘请专门设计人员设计, 增添新元素, 提高产品外包装精美度。

  (四) 改善黑龙江省旅游环境

  一要加大资金支持力度。从国家层面增加投入资金, 合理安排边境游利润, 设立基础设施建设专项资金, 吸引外资, 保证投资过程的公开透明, 确保投资者利益的实现、权益的保证。二要完善网络环境。数字时代已经到来, 互联网技术促进各国之间经济、文化等方面的交流与合作[5]。建立完善、安全性高的网络体系, 加入5G通信技术, 使黑龙江省对俄网络平台走向国际化标准。三要扩大宣传力度。在中俄两国权威性高的网络自媒体上发布边境游基本信息, 通过数字电视、手机媒体、博客、微博等新型传播途径及时更新旅游信息, 加大宣传力度。四要强化抗风险能力。中俄双方制定中俄边境游安全条例, 对可预测的风险进行评估, 制定解决办法, 超前预防, 确保旅游环境的安全稳定和谐。

  综上所述, 在“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 开展中俄边境游有助于增强中国与俄罗斯的经贸往来, 顺应新时代发展要求, 对提高黑龙江省经济发展水平, 扩大黑龙江省地区对外开放水平具有重要意义。

  参考文献

  [1]许华.“人类命运共同体”愿景中的中俄文化外交.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 2018, (04) :13-26+156.
  [2]孟晨, 于善波.“一带一路”背景下黑龙江省对俄旅游合作现状、问题与对策.商业现代化, 2018, (08) :29-30.
  [3]钱学礼.“一带一路”背景下中越跨境民族文化旅游合作开发问题研究.贵州民族研究, 2017, (03) :173-177.
  [4]贺传阅, 戚均慧, 穆松林, 周彬.黑龙江省中俄边境旅游发展战略研究.生态经济, 2014, (02) :180-183+187.
  [5]单晓颖.中俄协作网络空间治理的基础与路径分析.国际新闻界, 2017, (09) :40-53.
  [6]王海英.“一带一路”倡议与黑龙江跨境产业合作:机遇、路径与对策.国际经济合作, 2017, (05) :91-95.
  [7]夏友照.关于建立中俄朝跨境旅游合作区的战略思考.社会科学战线, 2011, (11) :237-239.
  [8]赵明, 郑喜珅.跨境旅游资源国际合作开发探讨———以黑龙江中俄边境段为例.世界地理研究, 2004, (04) :86-93.

    李响,郭晓勋.“一带一路”背景下黑龙江省中俄边境游发展探析[J].黑河学刊,2019(04):4-6.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stywl.com/html/commerce/20190727/8183645.html   

    一带一路战略下中俄边境旅游发展问题与建议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
    热点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