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医学中“双境医学”的探讨

【摘要】我从哲学与医学的演绎关系中,探讨“双境医学”的问题。我认为:“象思维”与“概念思维”既是中西方哲学的本质又是中西医的根源,两种思维方式承上启下,中西医是这两种思维方式对应的“投影”。“易平思维”既然实现了中西方哲学的融合――其本质是两种思维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摘要】我从哲学医学的演绎关系中,探讨“双境医学”的问题。我认为:“象思维”与“概念思维”既是中西方哲学的本质又是中西医的根源,两种思维方式承上启下,中西医是这两种思维方式对应的“投影”。“易平思维”既然实现了中西方哲学的融合――其本质是两种思维方式的融合,那么它们所对应的具体的中西医也必然在融合的情理之中。重借数学之法用平面直角坐标系做“中介”来实现中西医的融合,只不过我这里关注重点是人类的“健康”而不再是哲学的抽象。


  【关键词】双境医学,象格思维,时,切换,演绎


  作者简介:高向阳1970。10。1男,汉族,河南省平顶山郏县冢头镇北高庄村眼科医院。医生,大专。研究方向:中西方哲学融合的问题与中西医融合的问题,发表过的哲学论文有“易平思维”与“一笔双色”。


  医学是运用万法归一健康的科学,这是我的医学观。什么是“双境医学”双境医学即融合医学,它是关于中西医融合理论的思考。探讨“双境医学”的问题关键要弄清楚中西方哲学融合的问题。在我看来:哲学是医学的“母体文化”,它孕育了医学而且一直深刻的影响着医学。


  关于哲学融合的问题,我在我以前的哲学论文中有过详细深刻的阐述。中西方哲学的融合其本质是两种思维方式的融合,就是中国哲学的“象思维”与西方哲学的概念思维【为了便于叙述我把它简称为“格思维”,以下同】的融合。我的哲学论文“易平思维”与“一笔双色”实现了中西方哲学的融合,这在客观上为中西方医学的融合――“双境医学”奠定了理论的基础,实现“双境医学”成为我现实中渴望已久的一个梦想。


  我对“双境医学”的探讨,是基于哲学与医学内在的渊源逻辑关系。从这里为切入点、由哲学的融合演绎到“双境医学”。做为中国哲学的“象思维”与西方哲学的“格思维”既然是中西方哲学的本质,那么“象格思维”【两种思维方式的简称,以下同】所对应的中西医是什么关系?它们二者是传承关系。“象格思维”在哲学与医学之间的作用是承上启下。


  “象格思维”在中西医的具体作用如何呢?中医的思维方式是“象思维”的产物,它是整体的、动态的、混沦的、联系的、“立象尽意”的悟觉思维。它植根于中国哲学的“阴阳五行”学说,然后运用比拟、类推以尽其意通达其性。比如:“阴阳五行”中的木火土金水,你不能把它们局限于“有形”的思考也不能把它们单独的“隔离”来分析,这样你就无法弄明白“阴阳五行”的真意。那又该如何思考呢?木火土金水是“借象达意”,就是说借它们的形象来表达它们的本质之性,它们中的任何一员都是在“相生相克”的“网链”上,虽然单独却又彼此一体;是独处又具有全息之性。如果离开本性、联系与全息性,你就是彼岸观花水中捞月。“立象”只是手段,“尽意”是真正的目的,故而有“得意忘象”之说。纵观中医的理法方药,“阴阳五行”的“象思维”思考方式贯穿于中医的各个层面。我个人的体验是:学习与研究中医首先弄明白“象思维”的本质是什么,然后再去学习中医就会事半功倍。理由是:“象思维”既是中医之源又是中医之“龙筋”,遵循先哲学后医学的原则。


  西医的思维方式是“格思维”的结果,它是局部的、静止的、隔离的、分析的、定格的逻辑思维。它源于西方哲学的“概念思维”,借仪器、实验、分析、归纳为手段达到对事物本质的认识。用概念、逻辑与推理得出结论,这样的思维方式走向事物的微观与精细。比如:对人体的认识它不局限于对人体肉眼宏观的满足,而是注重借助仪器从系统、组织到细胞再到细胞膜、细胞质、细胞核……乃至更加细微的写真与定格。希望通过对“微观世界”的分析来破解人类健康的密码,发现与认识产生疾病的“终极之因”,在治疗上做到有针对性与特异性。西医的理论也好实践也罢,“格思维”贯穿其全部。


  如果说中医是宏观的“放大”那么西医是微观的“聚焦”,二者在为人类健康这一共同目标上是相同的、一致的。只不过在自己的不同历史时空中积淀的方法有别,因此形成了各自鲜明的个性特征。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的亲密。不同的文化思想在交流、借鉴、渗透、碰撞与融合,做为医学自身也必须顺应时代去融合。怎样去实现中西医的融合呢?从哪里获得启示与方法呢?


  回到哲学自身从哲学的融合中寻找答案,“易平思维”与“一笔双色”既然实现了哲学的融合,它们用的是什么方法?答案是:中国哲学的“立象尽意”与数学的方法。这就要求首先对中西医浓缩与概括,既要从超越二者的高度去看待医学又要从二者的个性中把握它们的特质。从整体医学的高度看,人类一切医学中的一切之法的最终目的是健康,简单的说就是运用万法归一健康,这是医学的核心与永恒的主题。


  透过中西方哲学的各种现象与层面,找到决定中西医的“灵魂”是什么?这样就能化繁执简统摄全局。“象格思维”就是中西医各自对应的灵魂,中西医的一切奥秘就在“象格思维”之中。中医与西医,前者从整体、动态、宏观上去认识;后者从局部、静态、微观中去把握,它们是一个问题的两面。彼此没有优劣之分,只能在不同的患者、不同的疾病过程中灵活的“切换”,将自己的特质发挥到极致,和而不同共为健康。


  从“易平思维”中获得启示,重新借用数学中的平面直角坐标系。把中西医融合的思考“数学化”,“象格思维”承上启下,“双境医学”就在“象格思维”的演绎中创生。平面直角坐标系的0点坐标定义为健康【实践】;横坐标轴的X表示“象思维”【中医】;纵坐标轴的Y表示“格思维”【西医】。它们彼此是独立的,是健康的临床实践让它们“握手”合二为一。“双境医学”的融合不是混合;不是否定个性抹杀特质的千篇一律与滥竽充数。而是尊重个性崇尚创造、为了实现共同“健康原则”,中医与西医灵活“切换”自身适合全局的依“时”取舍。“双境医学”融合的关键是“切换”,它是“双境医学”的枢纽,也决定着“双境医学”融合的成败。中西医的“切换”很重要,要善于“切换”。面对患者疾病的时候用中医的方法还是西医的思考?在疾病的康复过程中如何对二者进行“切换”?有一个概念能够破解那就是《周易》中的“时”,它是《周易》的精髓。它的本质是从不前定,一切因时、因地、因人、因病而宜。主动的、积极的、创造的“依时切换”成为“双境医学”的最高境界。这里的“时”是“切换”之时;“切换”是“时”之切换,由此便会明白为何借用《周易》之“时”的真谛所在。


  我记得马克思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一门科学,当它成功的运用了数学时才是真正的科学”。综上所述,我尝试着用数学的方式来表达我感悟的“双境医学”:G=SZX。G表示健康;S是“时”之切换;Z是中医;X是西医。愿我的“双境医学”给人们带去美好的启示与丰富的、大胆的想象,真心的祝愿人类远离疾病、走向健康。本文来自《农垦医学》杂志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pc蛋蛋http://www.stywl.com/20190624/8178443.html   

关于医学中“双境医学”的探讨相关推荐


联系方式
微信号 xzlunwen